捷克坦克发展史(2)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坦克成为捷克军火工业的拳头产品,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了良好的口碑。无论是欧洲的平原、雪原、非洲的草原、中东的沙漠还是南美洲的丛林,捷克坦克都经受住了战场的严酷考验。不过,真正令捷克坦克的声誉达到顶峰的,却还是生灵涂炭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国际坦克市场出现了这样一种引人深思的现像——在各国军备紧缩的1920年代和1930年代初,价格低廉的超轻型坦克是市场上的主流;而到了国际局势又开始剧烈动荡的1930年代中后期,更具战场价值的“大吨位”坦克又开始“流行”。深谙其中奥妙的捷克人,敏锐的意识到了这种“风向”。于是从1930年代初,斯科达、布拉卡、太脱拉、CKD等军火巨头,便开始调整其研发方向,捷克坦克由此开始向“重型化”发展。

不过,作为“重型化”的一个风向标,自1932年开始—–斯科达先后提出了一种“7吨级”的S-II-A和一种“15吨级”的S-II-B。这其中S-II-B实际上是S-II-A的放大版本,差别仅仅在于发动机功率的大小和装甲防护的强弱。在经进一步完善后后,16.7吨重的S-II-C样车于1937年年底出现。可惜,测试的结果几乎是一场灾难,190马力发动机功率不足而且还出现了不少的技术问题,后来虽然又换装了新型的240马力发动机,但是测试的时候发动机直接失灵了,结果导致了斯柯达又花了一年时间重新调整。直到1938年,经过完善的S-II-C样车才又开始了测试,不过由于可靠性不佳,捷克军方拒绝采购,斯柯达只好将S-II-C完全作为一种出口型号向国际市场进行推销,并推出了多种改进版本——–阿富汗,保加利亚,埃及,法国,伊拉克,伊朗,立陶宛,波兰,罗马尼亚,希腊,甚至是苏联和英国都派员对S-II-C及其改进型号进行过考察。遗憾的是,随着1939年捷克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消亡,S-II-C及其改进型号的生产计划被中止了。只有匈牙利以S-II-C为蓝本,生产出了自己的突朗系列中型坦克。

捷克斯洛伐克在二战前的资本主义稳定时期,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向包括奥地利在内的中东欧各国大量输出资本,在亚洲非洲美洲的很多国家设有销售分公司,捷克制造以优异的品质在国际市场上同老牌的美英法德等国的商品做剧烈的竞争,战前,捷克斯洛伐克的靴鞋出口量世界第一,斯柯达军事企业不仅供应捷克斯洛伐克军队,而且供应邻国武装,斯柯达的年产量仅次于欧洲第一的克虏伯,超过了英国所有兵工厂一年产量的总和。捷克的化工厂规模极大,在欧洲仅次于德国。捷克斯洛伐克生产的飞机论质量不逊于欧洲各大国,捷克的煤铁汽车等产量都很大。在德国入侵前,捷克斯洛伐克还拥有相当多的黄金储备和外汇储备。可惜,就是这样一个富庶的中欧国家,到1930年代末还是走到了穷途末路。1938年9月30日,希特勒、英国首相张伯伦、法国总理达拉第、墨索里尼及意大利外长齐亚诺在慕尼黑正式签署了将捷克境内的苏台德区强行割让给德国的《慕尼黑协定》,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灭亡的序幕就此徐徐拉开。此后的几个月,又经历了一连串丑恶的政治闹剧,及至1939年3月15日,纳粹终于扯下了最后一片遮羞布,德国军队开进了古老的布拉格,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正式宣告灭亡—–这里庞大的坦克工业也随之落入了纳粹手中。

从奥匈帝国时代起,捷克的重工业特别是军事工业就举世闻名—-这里巨大的斯科达兵工厂是与普鲁士的克鲁勃并驾齐驱的另一家欧洲“百年老店”,而以阿维亚(Avia)为代表的捷克航空工业也起步甚早,而且佳作连连,经典的阿维亚B-534双翼战斗机一度是1930年代享誉全球的畅销机型,引进苏联SB-2M100A许可证生产的阿维亚B-71快速轰炸机则在同类中性能首屈一指,至于1938年初推出的阿维亚B-135单翼战斗机更是堪与喷火、梅塞施米特Bf109相比肩,代表了捷克航空工业的最高水准,也是捷克军事工业的实力体现。事实上,20世纪前半期,捷克军火工业和航空工业每年可生产2万挺重机枪,3.6万挺轻机枪,2.5千门大炮,160万支步枪,8万多枚手榴弹,500-600辆坦克,500架单引擎飞机,150架双引擎飞机,除满足本国军队之需外,全部出口,其武器出口一度高达世界军火交易的40%,在1920-1930年代多年稳居世界第一军火生产与出口大国的位子,为捷克斯洛伐克带来了滚滚财富。也正因为如此,当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被纳粹德国吞并后,其军事工业机器不但没有停摆,反而为满足纳粹德国的军事需要而变得更加发达起来—–捷克的坦克工业在这种畸形的环境中,得到了淬炼。

1939年3月德国占领捷克以后,作为欧洲兵工厂的捷克无疑对纳粹来说是一座宝库。从S-II-C的情况来看,虽然捷克人对于中型和重型坦克开发不太在行,但是和他们的轻武器一样,他们的轻型坦克却受到了德国人的青睐,招牌式的35(t)、38(t)成为了德军装甲纵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正因为如此,到了1940年年底,德国陆军武器局要求斯科达和CKD共同开发一款专门用于侦察的轻型坦克——具体要求是吨位在11-13吨之间,装备有一门20或者37毫米坦克炮,能够在正常交战距离内击穿大多数轻型坦克,最大时速每小时50公里。由斯科达和CKD联手的新方案被称为T15轻型坦克,T15继续借鉴了LT-38的基本结构,但在防护上却采用了全新的设计,大量以焊接技术替换之前的铆钉结构,这样使得坦克在相同防护的前提下重量更轻。它前部装甲30毫米,侧面为20毫米,后侧为12毫米,而顶部和底部只有8毫米,而捷克人也希望增加首上装甲的倾斜来跳弹。座舱布局是驾驶员在车左侧,而他的右侧是无线电员,炮塔内车长在左,炮手在右边,车体后部有8缸的布拉卡液冷式汽油发动机,最大马力274,战斗舱和发动机舱也采用8毫米装甲板阻隔以增加安全性(另有一辆T-15轻型坦克样车换装了340马力的柴油发动机)。

T15的主要军械为一门A19/KWK38(T)型47倍口径的37炮,和LT-38相同,783米每秒的初速度发射一发PZGR40弹药,重1.65公斤,最大射程4000米,可在1000米的距离上击穿41毫米的垂直钢板。榴弹则为PZGR39弹,1.5公斤,初速500米每秒,共备弹78发,可以对付当时的轻型坦克。而20毫米火炮搭载计划被放弃了,因为德国人20毫米机炮的效能非常一般。辅助武器采用一挺MG34型,7.92毫米同轴机枪配备弹药2100发,安装在防盾左侧。在行走机构上T25坦克上可以说非常出色,继承了LT-38的大负重轮,却采取了镂空的技术,大大降低重量。单排扭杆悬挂的结构也与苏联坦克悬挂类似的,这样做还可以进一步减少重量。T15坦克的极限速度超过了设计要求的每小时50千米,达到了60千米/小时。不过T15没有得到德国军方的亲睐,也许是技术上T15负重轮由于密和原因容易让履带脱落,或者是德国人出于民族自尊心的诱惑更倾向于由II号坦克改进而来的“山猫”侦察车,所以在仅仅生产了4辆样车后,T15侦察坦克便没了下文。

15吨级的S-II-B/C虽然不太成功,然后7吨级的S-II-A却是另外一番风景。S-II-A首先被捷克陆军选中,以LT-34的名义生产了85辆。随后,根据LT-34存在的缺陷,在升级了发动机功率并对诸多细节进行改进后,1934年2月,斯可达公司的皮尔金工厂造出了2辆全尺寸的模型祥车。同年10月斯可达公司又检造出2辆名为S-2的轻型坦克。经过第一次实车试验后,对负重轮等进行了改进。1935年10月30日,该车被正式命名为LT-35轻型坦克。LT一35轻型坦克的战斗全重为10.5t,乘员4人,装1门37mm火炮,炮弹的彈藥基数为72发,弹种为穿甲弹和榴弹。辅助武器为1挺7.92mm并列机枪,1挺7.92mm前机枪,携机枪弹2550发。其动力装置为功率120hp(88.2kW)的水冷汽油机;变速箱有6个前进档和6个倒档。有意思的是,这种坦克上采用了气动换档机构,这在其他坦克上是很少见到的,驾驶员操纵起来很省劲,但对驾驶员的技术水平要求比较高。突朗车体和炮塔均为铆接和螺栓连接结构,最大装甲厚度35mm。坦克的最大速度为35km/h。

由于性能不俗,而且机械可靠性甚佳,LT-35很快成为国际市场上的抢手货—–罗马尼亚、奥地利,保加利亚,匈牙利,拉托维亚,秘鲁,瑞典,瑞士和土耳其都或多或少购入了一些样品或是生产许可证(罗马尼亚的LT-35被称为R-2)。在捷克被纳粹德国吞并后,无论是已经生产完毕的LT-35整车还是生产线,都落入纳粹手中。而懂行的德国人很快意识到了LT-35的价值所在。于是,LT-35在重新获得了一个德军制式编号后—- PzKpfw 35(t)(t代表捷克),被正式纳入了纳粹德军装甲部队的战斗序列。PzKpfw 35(t)不但参加了德军在波兰(1939)和法国的战斗(1940),而且出现在东线)巴巴罗萨行动中,面对苏联的先进坦克,PzKpfw 35(t)已经显得过时和不堪一击,在寒冷的冬季PzKpfw 35(t)的机械部件也不再可靠(比如由压缩空气驱动的离合器,刹车和转向系统)。由于LT-35(t)的车体采用铆接结构,装甲板一旦中弹崩落的 铆钉就可能杀伤车组成员。1941年的晚些时候,随着性能更加优良的坦克投入生产,PzKpfw 35(t)开始用于执行二线任务如:维持治安和对付游击队。大多数35(t)被移交给斯洛伐克,保加利亚(一直服役到20世纪50年代),罗马尼亚,匈牙利和意大利等仆从国以及德国警察部队和反游击战单位,不过1942年7月18日的一份报告显示, 当时仍然有178辆35(t)在德军中服役,斯洛伐克陆军的一些PzKpfw 35(t)还参加了1944年8月爆发的民族大起义。

需要指出的是PzKpfw 35(t)进入德军服役后还出现了一系列衍生型号。1940年9月斯科达公司设计出基于LT-35的T-13坦克,不过它从未投产,1941年还进行了PzKpfw 35(t)热带型的改装测试,但再次无果而终。1942年3月到1943年,49辆 PzKpfw 35(t)被改装成“Morser Zugmittel/Artillerie Schlepper 35(t)”――火炮牵引车(取消了炮塔和车体上部,并用帆布取而代之,一些还装有可承受12000千克拉力的尾钩,它们中的一部分曾在岸炮部队服役(如驻扎在丹麦沿海的炮兵部队)。1939/40年间, 斯科达公司的设计人员尝试使用LT-35的底盘改装“ Panzerjager 35(t)/47mm Sfl auf PzKpfw 35(t)”,这种自行反坦克炮计划装备斯科达47毫米Pak 36(t)L/43炮(斯科达47毫米A5炮),两辆用Morser Zugmittel 35(t)改装完成的原型车一直服役到1943年晚期。35(t)的其它变形车种包括20台左右的Befehlswagen 35(t)――搭载多部电台的指挥坦克以及一些产量极少的后勤辅助车型。此外PzKpfw 35(t)的炮塔还被用作丹麦沿海或科西嘉岛上的固定火力点。

虽然LT-35在二战中口碑不错,但另一种由德军打出了名气的捷克轻型坦克—–CKD公司的LT-38才可谓线的来历非常有意思。由于LT-35的出现,CKD公司的AH-IV轻型坦克在市场上遇到了强劲对手,作为对策CKD公司将AH-IV的基本设计进行放大,这便出现了被称为TNH P-S的“9吨级”轻型坦克方案。1938年7月1日,捷克陆军宣布采用该主案作为捷军装甲部队的基准装备,编号为LT vz 38。LT-38车体与炮塔是铆接结构,上部结构使用螺栓连接,装甲厚度从10毫米到25毫米不等。从Ausf E型开始装甲厚度增加到50毫米,驾驶员位于车体前部右侧,航向机枪位于车体前部左侧,为一挺7.92毫米MG37(t)型机枪。车双人炮塔位于车体中 部,主炮为一门37.2毫米斯柯达A7火炮,它能发射穿甲弹和高爆弹,射角从+12度到-6度,同轴机枪为一挺安装在火炮右侧的7.92毫米机枪,备弹量 为90发37毫米炮弹和2550发子弹。发动机和变速装置位于车体后部,变速系统有1个倒档和5个前进档。每侧的悬挂系统包括4个橡胶负重轮,每两轮共用 一副板簧,驱动轮在前,导向轮在后,2个托带轮。最大公路速度42千米/小时。

随着捷德因为苏台德区问题及随后的幕尼黑会议造成的紧张局势,捷克军方除了动员备战,也向CKD催促尽快投产。1938年岁末,20辆先导生产车即进入捷克装甲部队服役。虽然在德军1939年占领捷克前LT-38的生产线未能真正运行起来,但由于内行的德国人一眼看出了LT-38的潜在价值,于是一边吞掉了生产中的150辆LT-38,一边将这种坦克重新命名为PzKpfw38(t),大量装备德军装甲部队。在入侵法国战役中,德军第7和第8装甲师便基本以PzKpfw38(t)为主要装备,并一直使用到1942年年中。除了自身装备外,LT-38还被德国大量出口给盟国——-69辆给斯洛伐克,102辆给匈牙利,50辆到罗马尼亚,10辆给保加利亚。1940年5/6月,英国和法国的部队曾经缴获过单辆的38(t)坦克,1943年意大利战役和诺曼底战役中盟军也缴获过,还有一部分东线(t)坦克则被苏联红军所装备。最后在1945年5月战争结束的时候,LT-38坦克被捷克斯洛伐克陆军用做训练直至50年代。

PzKpfw38(t)坦克共有8种型号(A/B/C/D/E/F/S/G)生产了1400辆,其中改进型的有装备捷克造的37mmSkodaA7vz.38型炮,这种炮德国人称为37mmKwK38(t)L/48。早期的PzKpfw38(t)坦克采用铆接结构,直接火力命中会使铆接的装甲板脱落导致乘员死伤。后期则大量采用了焊接结构,一些早期型的被升级装甲,另外一些则换装德国造的37mmKwK35/36L/46.5型火炮。还有部分的PzKpfw38(t)坦克安装了火焰喷射器以取代车体上本来装备的机枪,喷射器燃料是靠一辆200公升的油料补给拖车用橡皮管供给的。PzKpfw38(t)坦克还有一种两栖型的,不过没有正式投入生产。PzKpfw38(t)坦克的变型车中有一种很有趣的侦察坦克――Aufklarungs38(t)坦克(Sd.Kfz.141/1),装备一门20mmKwK38L/55型炮以及MG42机枪(在很多装甲车上使用)或者75mmKwK37L/24型炮。从1943年到1944年初,只生产了50到70辆装备20mm炮的38(t)侦察坦克,1944年则生产了2辆装备75mm炮的38(t)侦察坦克。事实上,PzKpfw 38(t)的成功不仅仅体殃在作为一种坦克,更体现在作为一种洐生能力极强的基型车——在一系基于38(t)坦克底盘开发的变型车中,最成功的无疑是追猎者坦克歼击车(Hetzer)。正是这种战车,将捷克坦克的声誉推向了历史的巅峰。

较之性能更胜一筹的E-10,Pz.Kpfw 38(t)洐生车族拥有时间进度上的领先优势

如果将希特勒的战略理解为一套内在连贯和统一的信条,那就错了,将德军在1942年之前的作战实践凝练为若干神话般的战役法原则,也同样令人误解。当然,在两次大战之间,德军所倚重的那种战役法理论,很容易突出能够让机械化战争取得成功的一些元素,包括“一类特殊的机械化战争方式,即坦克、飞机、俯冲轰炸机、机械化步兵和炮兵的合同作战,(它造就了)作战的一种革命性变更”,并因此被响亮地概括在“闪电战”这一标签之下。这种战役法原则以高性能的坦克、俯冲轰炸机、速射反坦克炮和防空炮为手段,追求在决定性的点上施展强大的火力,既追求歼灭敌军,也同等程度地追求迷惑和打乱敌人的指挥体系,既所谓的瘫痪效应。这要依靠对敌军后方的深入渗透来达到(据信,如果能打乱敌人,歼灭性会战也许就能予以避免,或至少比较容易进行,自身所受的损失也要较少)。然而,闪电战无非也就是如此,它在“实质的内核”中其实并不新鲜——-那就是强调技术(古德里安)或高超的指挥才能(冯·曼施泰因)在战争中至关紧要。这种理论最终造就了一批这样的德国战术家——-他们往往自觉或不自觉地放弃了对战争全局的思考 ,转而热衷于炫耀自己的武器知识或是既兴的战场发挥。结果,这种即兴式作战的代价却被轻易地忽视了——竞争性的规划取代了统一的专业知识体系,由于闪电战并没有创建一套运转顺畅的机械化战争机制,一旦闪电战所的瘫痪效应没有奏效,整个德国武装力量在战争中就变得无所适从……

1944年,由于德军遭受了一连串惨重的损失(特别是大量装甲机械化部队被歼灭,东线德军执行机动防御作战的能力受到了不可恢复的重创),急需大量廉价的反坦克歼击车作为坦克产量不足的替代品用于填补现有部队战力空白(或是用于组建新的“反装甲消防队”),再加上因为阿尔凯特公司柏林工厂于1943年10月被英国皇家空军炸毁,导致StuG F2/G/ Jagdpanzer III坦克歼击车产量锐减,计划中的E-10因此一度被希特勒寄予厚望(相比于StuG F2/G/ Jagdpanzer III,E-10作战效能更高而生产成本更低)。可惜的是,面对1944年初以来俞发严峻的战局,进度却成为E-10最大的短板——1944年3月,当希特勒专门询问到有关情况时,施佩尔只能向他的老板坦言相告“……E-10最早也要到1944年11月才能投产……”。然而,这样的一个回答显然是令希特勒无法接受的。在这种情况下,尽管与E系列的发展初衷完全不同,但应急性质的斯科达Pz.Kpfw 38(t)洐生车族(主要无炮塔坦克歼击车)其优势却一下子凸显出来。

事实上,自开战以以来,捷克的军事工业资源一直被认为挖掘的不够充份。当1943年11月26日柏林遭受了大约1424吨高爆炸药的空袭,阿尔卡特公司多个重要生产车间被毁后,StugIII突击炮生产严重停滞。由于StugIII在前线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部队急需新的生产能力来填补这个空缺,于是,OKH(德国最高武装部)进行了在BMM公司生产突击炮可能性的调查。当年12月6日,在他们向希特勒作的报告中认为BMM工厂没有装备24吨级突击炮的改进能力和空间,而希特勒也认为要全面挖掘BMM工厂的生产潜力来填补StugIII突击炮产量下滑造成的空白。也正因为如此,虽然Sd.Kfz.138/2面临着来自E-10的竞争,并在技术性能上处于劣势,但其高度的可生产性却为其挽回了决定性的分数—-仅仅用1个月的时间,BMM就完成了Sd.Kfz.138/2的基本设计,并且号称零部件与38(t)的通用性可达80%,几乎可以即刻使用现有的38(t)生产线投入大规模量产,而这一点恰恰是E-10无法企及的。

Sd.Kfz.138/2在发展的时间线上与E系列实际上是同步的,因此很自然在其吨位级别与E系列形成了激烈竞争—-15吨级的Jagdpanzer 38(t)与10-20吨级的E-10之间既属这种情况。当然,E-10对Jagdpanzer 38(t)享有的性能优势相当明显,而后者的工时成本却并不比E-10占优。但由于Pz.Kpfw 38(t)洐生车族带有浓厚的应急味道,在可投产时间进度上不是E-10可比的——–自1943年12月古德里安提出G13计划后,仅仅1个月就完成了基本设计,并在1944年4月20日就以样车的形式向希特勒进行了实物展示,而此时E-10却仍然是绘图板上的一堆线条(Jagdpanzer 38(t)本来就是在主要生产StuG F2/G/ Jagdpanzer III坦克歼击车的阿尔凯特公司柏林工厂被英国皇家空军于1943年10月炸毁后,为弥补其产量不足而试图充份挖掘斯科达工厂的产能,参照Jagdpanzer III坦克歼击车设计,由Pz.Kpfw 38(t)底盘与Pak 39 75mmL48反坦克炮装配出的临时替代品)。因此在最后的竞争中E-10败于Jagdpanzer 38(t)之手并不令人意外,甚至于原先为E-10准备的“追猎者”(Hetzer)这个绰号也被胜利者夺走了……

1944年3月,BMM公司生产出三辆“追猎者”(Hetzer)原型车,4月正式投产。该车全重15.75吨,发动机功率158马力,最大速度42千米/小时。前部装甲厚度为60毫米,并拥有较大的倾斜角度,作为轻型战车具有很好的防护效果。“追猎者”装备有Pak39型48倍口径75毫米炮,威力匹敌IV号坦克,可在500米距离击穿120毫米装甲。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具有威胁IS-2重型坦克的能力。作为38(t)系列中最成功的变型,“追猎者”具备了匹敌中型坦克的防护、火力和机动性。“追猎者”服役后,于1944年7月首次参加实战,并广泛应用于战争后期的各个战场。纳粹德国曾要求“追猎者”月产量最终达到1000辆,但战争后期已难以达到这个目标,直到1945年5月“追猎者”总共生产了2584辆。事实上, “追猎者”在投产伊始便受到了希特勒的格外器重,以至于被其比喻为整个44年德军军工部门的首要生产任务,除了因为它结构简单,便于大量生产之外,拥有足够强大的火力也是得到纳粹垂青的重要因素。战后,捷克斯洛伐克仍继续生产“追猎者”及其变型车。作为经济而实用的武器,该车还大量出口。其中瑞士在1946年还引进了158辆“追猎者”歼击车,这就足以说明这种坦克歼击车的成功了。

如果说“追猎者”的名气如雷贯耳,但它的孪生兄弟K?tzchen全履带式装甲人员输送车却就鲜为人知了,这又是怎样一回事呢?虽然由于东线的机械化战争过于残酷,38(t)到1942年底开始陆续退出东线的德军一线装甲部队,不过由于其底盘优异的基本性能潜力,古德里安一直希望能够在38(t)的基础上发展出一些洐生型号——在其设想中,除了突击炮外,装甲人员输送车占有最重要的位置。因此,当古德里安重新大权在握,利用BMM的研发力量与产能去制造一种全履带式装甲人员输送车的事情,也就被既刻提上了日程(最初的设想中,这款10吨级车辆将拥有高达45-55km/h的越野速度以具备能够跟上新一代E系列中型坦克的机动能力,为此,在增大前装甲倾角的前提下,车首的均质装甲钢板厚度可以由原来38(t)坦克的80mm削减为60mm,至于对侧装甲和后装甲的要求,则只要求能够提供抵挡炮弹破片及轻武器射击的防护能力即可,以便在最大程度上减轻车重)。

BMM的工作人员没有让古德里安失望,整个设计工作以惊人的速度在进行。1943年12月17日,在基准型38(t)坦克及一种采用了38(t)底盘的战场维修支援车的基础上,BMM工厂的设计人员很快就绘出了两款变形车的图纸,送交陆军武器局审阅—–其中之一是装备有75mmPak39 L48加农炮的轻型突击炮(后来发展为“追猎者”轻型反坦克歼击车),另一款则是全履带式装甲人员输送车(在看到陆军武器局(Heereswaffenamt)代为转交的图纸后,希特勒特别指出这种安排将是对BMM工厂充分合理的利用)。1944年2月24日完成了第一辆木制同比例模型,两天后连同“追猎者”的模型被一道送交陆军武器局(Heereswaffenamt)。随后,又用了2个月的时间,BMM于1944年4月17日拿出了一辆基于38(t)底盘技术的全履带式装甲人员输送车样车BMM K?tzchen,在这辆BMM K?tzchen样车上,我们看到了些划时代的东西—–一种真正意义上的APC诞生了。

1944年4月17日BMM 制造出了第一辆K?tzchen全履带式装甲人员输送车(半履带车与全履带装甲车辆的根本区别就在车身结构上,全履带装甲车辆的装甲壳体就是车辆的刚性支撑架)

相对于基准车改动不大的“追猎者”轻型反坦克歼击车,BMM K?tzchen由于输送车的特殊结构要求,发动机被改为前置,以为车体后部的载员室及其舱门留出足够空间。VK 501车体前部是动力舱,包括发动机、散热器和转向驱动装置等。发动机防火板左后方是驾驶室。驾驶员座椅前方布置了方向盘、仪表板等部件,下方布置了油门、刹车和离合器等元件的踏板,右侧布置了变速杆、分动箱手柄和手刹车等操纵部件。车长位于驾驶室右侧,他和驾驶员都拥有两个开闭式装甲观察窗(除了首上甲板的一挺MG 34机枪外,车长还负责操作1台UKF无线米高的天线)。车体后部是敞开式载员室(这一点相对于Sd kfz251而言是在开历史的倒车),载员室底板两侧各有两条搭载步兵用长凳(出于节省资源的目的,只是由钢管帆布制成的简易凳,坐起来并不舒服),并装有放置步兵轻兵器的武器搁架(同时载员舱内还备有1支27毫米信号枪和旗帜等联络工具)。下装甲板与履带翼子板之间的三角空间也得到了利用。车体每侧布置了3个储物箱。另外在车外还携带了灭火器、启动手摇曲柄和大斧等工具备件。

除了底盘动力布局的改变外,BMM K?tzchn所奉行的一个基本设计原则是最大限度地保留LT38的部件,以提高车辆的可生产性。因此,BMM K?tzchen的动力/传动系统延用了PzKpfw38(t)AusfA的PragaEPA型6缸水冷汽油机(气缸容积7.15L,最大功率为125hp(91.9kW)),不过相对于10吨的战斗全重而言,这仍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变速箱有5个速度不同的前进档和一个倒退档可供驾驶员选择。至于BMM K?tzchen的悬挂系统同样沿用了LT38坦克的基本设计,只是在一些细节方面略有不同—–行动部分采用平衡悬挂装置,弹性元件是半椭圆形片状弹簧,每侧有4个大直径负重轮,主动轮在前,诱导轮在后,另有两个托带轮。更令捷克设计师们感到欣慰的是,当战斗全重仅为0.98吨的BMM K?tzchn配上接地长度3.02m,宽35cm的履带的时候,该车的单位地面压强仅为0.76kg/cm2,这一数字无论是在德军或是盟军的装甲车辆中都算得上是相当低的,这使得BMM K?tzchn可以毫无顾忌的行驶在欧洲大地上而丝毫不必整天盘算着桥梁和道路的承重能力。至于320升的大容量油箱则足以使BMM K?tzchn能够在公路上连续行驶180千米或者是至少保证130千米的越野行程。此外,为了消除发动机逆火和排气管过热的隐患,圆柱形的老式排气管被新式的装备所代替,原先并不可靠的电动供油泵也换成了更加成熟的产品,其大口径油泵喷嘴提高了油箱的供油效率。

BMM K?tzchn在车体外形上的设计应该说是相当成功的,其整体外形简洁洗练,所有的车体装甲板都拥有极佳的倾角——-车体首上装甲板覆盖着倾角为60度的60mm钢板,相应的首下装甲板倾角也达到了40 度,车体侧装甲板厚20mm,内倾40度,就连尾部舱门也有15度的倾角及8mm的厚度。合理的防弹外形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装甲的防护能力,而德国人精良的轧制钢板焊接技术则为BMM K?tzchn的装甲防护锦上添花。同时鉴于在之前的战斗中,LT38连续出现被弹片或是跳弹击毁驾驶员潜望镜而导致车辆被迫放弃的战损,因此BMM工程师们特别将原有的驾驶员潜望镜移到了车体前部上方新开两条细缝的后面,并加装了两条金属叶片以便解决风雨和阳光对驾驶员的影响,至于机枪手则拥有一个机枪瞄准镜和一台固定在9点钟方向的同类潜望设备,而车长(装甲掷弹兵班长)则拥有一具标准的SF14Z型剪式折叠望远镜(不过,一旦在行军途中车顶被帆布封闭,车体右侧的乘员都将成为与世隔绝的“瞎子”)。

从这张BMM K?tzchn的后视图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载员室内部结构—-两侧的长条椅以及架在车首的MG42 7.92mm车载机枪

1945年6月战争结束后,因空袭损毁而被遗弃的BMM K?tzchn样车

BMM K?tzchn与“追猎者”都在创纪录的4个月时间内完成了从发图到原型车的完整过程,甚至连必要的测试都可以省略便可直接投入量产(这是因为所有的机械部件已经在38(t)坦克上得到了最严酷的实战测试和证明),然而二者的命运却大不相同。虽然在施佩尔的领导下,1944年的德国军工生产达到了开战已来的最高顶点—-斯佩尔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整理改进了因为纳粹体制弊端而造成的混乱管理体系。在斯佩尔上任半年后,德国军工生产指数上升了27个百分点,坦克战车生产增加 了25%,弹药生产增加了97%,德国军工整体生产增加了3倍,不过与军工生产能力的大幅提升相比,此时的战局却急转直下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明明知道是一种饮鸩止渴的作法,但德国军工系统的生产却只能向两个重心倾斜—–一方面,尽管到1944年上半年,盟军战略轰炸仅仅使军工生产下降了10%,纳粹政府却借此机会宣传把战争继续下去,反而使德国人增加了对“恐怖飞机”的仇恨,结果德国为了对付盟军的轰炸不得不加强高射炮的生产,从而影响了其它技术装备的研发投产(整个二战中德国制造了大约6万门高射炮,而战斗机才5万架!国防军全部枪炮弹的12%用于高射炮,这是陆军野战炮炮弹用量的两倍。单是用于生产高射炮炮弹的材料就足以制造4万架战斗机。高射炮击落一架敌机需要几百发(128毫米、105毫米重型高射炮)甚至几千发炮弹(20毫米、37毫米之类的轻型高射炮),而战斗机往往只需要几十发20毫米、37毫米炮弹!德国人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用以击落一架盟军轰炸机所花费的材料和士兵足以抵挡苏联的一次战术攻击。尽管一部分88毫米高射炮可以用来对地攻击和反坦克,但是总体而言到战争末期德国陆军十分缺乏炮兵火力支援。结论是用于建设高射炮部队的花费与取得的结果不成正比,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失误!);

另一方面,与风声大雨点小的英美盟军战略轰炸相比,此时对第三帝国军事脊柱的最直接威胁,自然是东线“如蚂蚁般打不光”的苏联坦克—-面对这些在性能上说得过去、而且价格低廉可生产性极高的粗糙战争机械,1944年德国人的唯一出路只能是开足马力去生产性价比高、反坦克针对性强的反坦克歼击车(也就是自行反坦克炮),为此甚至不惜削减坦克的产量。那么可想而知,尽管系出同源,但在划时代的BMM K?tzchn全履带装甲人员输送车与反坦克性能优异、结构简单、价格低廉的“追猎者”反坦克歼击车之间,陆军武器局(Heereswaffenamt)与希特勒究竟会优先选择哪个,应该是件显尔易见的事情。

虽然在1944年2月28日,希特勒原则上同意BMM K?tzchn与“追猎者”同时投产,但他强调要把“追猎者”的快速投产和增加其产量作为1944年军队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在之前的1月18日还没等“追猎者”的细节草图全部完工,军方便已作出决定要生产1000辆”追猎者”),结果BMM只能在不影响这一任务的前提下,利用富余产能酌情安排K?tzchn的生产。为此德军军工部门制定了一个相当令人吃惊的生产时间表,要求每个月都必须比前一个月保持很大比例的增产,最终目标是在1945年的3月达到月产1000辆”追猎者”与500辆的K?tzchn能力。不过,现实的残酷却让德国人的一厢情愿永远成为了镜花水月—1944年10月,捷克的核心工业区接连遭到了盟军重型轰炸机群的3次光顾,总共有675吨的炸弹直接落在了BMM的几个工厂头上,严重削弱了BMM的生产能力。其结果既便是,在整个“追猎者”生产中的月产量最高峰的1945年1月,也只有434辆“追猎者”出厂,离陆军武器局(Heereswaffenamt)定下的月产1000辆的梦幻数字相距甚远,BMM K?tzchn的生产自然也就顾不上了(尽管为了提高K?tzchn的可生产性,BMM的工程师们一直在对样车进行不懈的改进,包括针对车内乘员在车辆中弹起火时缺乏及时逃生舱口的问题(只有通过打开车后方的大舱口方可),而分别在车辆后方、左下方和右下方设置了三个小的逃生舱口,同时为了便于在维修发动机和驾驶机构的时候能够更加容易地让起重机移起相关部件,BMM还在车体顶部和内部焊接了一些吊钩)。就这样,除了一辆孤零零的样车外,德军装甲掷弹兵直到战争结束也没能拿到一辆BMM K?tzchn,陈旧的Sd kfz251只能继续苦苦支撑下去。

艺术家笔下的BMM K?tzchn全履带装甲人员输送车(为了达到有效步坦协同的目的,显然必须要有一辆在机动性能与坦克相当的同时,又拥有一定装甲防护能力的装甲人员输送车作为德国装甲掷弹兵赖以存在的基础,可以讲没有这种装备,“装甲掷弹兵”的一切便无从谈起,作为这种努力的极致,划时代的BMM K?tzchn全履带式装甲人员输送车出现了。除了敞开式载员舱落后于时代外,BMM K?tzchn的一切已经与现代装甲人员输送车没有本质上的差异。)

尽管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一系列性能优良的捷克坦克没能阻止祖国的沦陷,甚至于最后还屈辱的投身敌营,但它们身上体现出的那种独立自主、奋斗不熄的民族精神终究使今天的捷克民族重新走上了复兴之路,所以对捷克人来说,二战中那些表现出色的捷克坦克,更像是一种代表重生的精神图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ssteeneasternmanitoba.com/,多尔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